你的位置:祝嘉晨 > 服务项目 > “超级数字场景”是游戏的本质,也是未来

“超级数字场景”是游戏的本质,也是未来

时间:2024-02-18 08:29 点击:183 次

2023年12月13日至15日,第20届游戏产业年会在广州召开。几乎每一次游戏产业年会都会诞生一些热门的词汇和概念。一般来讲,这些概念反映了当时游戏行业面临的问题以及未来发展的方向。这两年,在很多场合,“超级数字场景”这个词总是会被人们看到。不仅一些官方的场合和发言会出现,一些具体的数字场景项目中也会被提及,显然成了一个有趋势化的概念。

一年一度的中国游戏产业年会在广州召开

在昨天的年会分论坛上,“超级数字场景”同样是焦点话题。在“中国游戏-文化新容器”论坛上,中国音像与数字出版协会常务副理事长兼秘书长敖然提到,随着5G、AI和区块链等新兴技术的发展,游戏科技正在日益广泛地进入游戏之外的领域,推动游戏成为一个不断创造新价值和新可能的“超级数字场景”,深刻影响教育、社交和科技创新等多个社会层面。

游戏不止于游戏,相信这几年,大家都或多或少有这样的感受。所以,“如何认识游戏的本质”变成了一种行业自觉。在今年ChinaJoy期间,就有主题为“超级数字场景开启产业新格局——游戏再认知”的论坛,本届产业年会上,又举办了这个系列论坛的最新版本——“超级数字场景驱动未来数字生产力——游戏再认知”。论坛上,中国音像与数字出版协会、工业和信息化部工业文化发展中心联合发布了《超级数字场景源动力——游戏科技与创新应用研究》权威报告。

这一报告代表官方机构在推动游戏新认知上有了阶段性进展,对于游戏行业的未来发展意义深远。报告指出,随着数字科技的发展,超级数字场景作为游戏的本质属性正在成为全球共识,通过更开放的场景连接,游戏科技正在越来越广泛的社会生产领域释放出巨大的数字生产力,创造出越来越大的社会价值。

年会分论坛中展开了对“超级数字场景”概念的讨论

我最早注意到超级数字场景这个概念,是它在2021年产业年会的“科技共生”论坛上频频出现的时候。那一年的产业年会主题很强调游戏和数字经济的关系:“遵规自律,多元赋能,积极融入数字经济发展新浪潮”。

两年过去,到了2023年,人们再提及这个概念,就显得更直接,也更清晰。在今年7月举行的ChinaJoy展会上,中国音数协第一副理事长兼游戏工委主任委员张毅君的发言中也出现了这个概念:“游戏作为一个全新的超级数字场景,在加速相关技术升级、促使业态裂变、推动数实融合、提升产业价值等许多方面起到催化作用。”

今年,触乐采访腾讯集团高级副总裁马晓轶先生时,他表示:“‘超级数字场景’是建立在游戏科技基础上的所有可能性。它既可以是现在我们能看到的游戏产品和更多还未被创造出来的全新游戏形态,也可能是基于游戏科技的、某种具有特定用途的数字体验空间或数字解决方案。”

最近,网易的丁磊先生也在一个视频里提到:“我们也希望去解答一个新的问题:未来的游戏产业如何超越娱乐范畴,更好地助力社会和人的长期发展。游戏产业是高科技产业的融合体,游戏的发展会激发芯片、人工智能等高精尖产业的发展。甚至可以说,一个国家游戏产业的成功在未来很可能意味着它在高科技领域的领先优势,并成为共识。”

也就是说,游戏不只有娱乐价值,也不是孤立的产业,它可以与科技与经济领域更深度地融合,超级数字场景可能才是游戏最本质的属性。而且,这种本质认识,在政府部门和企业中正在逐步成为共识。

但我们还是想问,为什么我们需要这个概念?

我们为什么要重新定义游戏?

在这次“游戏再认知”论坛上,武汉大学信息管理学院副教授郑汉的发言让我印象深刻,与其他嘉宾更多从科技创新的角度展开讨论相比,他从数字人文的角度对“超级数字场景”的定义作出了解读。他认为,可以将游戏看作是汇聚了前沿科技和文化成果的超级数字场景,它正在为文化遗产的修缮、保护和演绎带来更多的科技力量。

“数字长城”项目就将游戏技术应用到了非遗保护中

让我觉得有趣的是,随着时代的发展,大家对游戏的认识标签也会随之变化,更多的人则是在时代潮流中不断理解“游戏”这个熟悉但也陌生的内容形态的。

为什么类似于“超级数字场景”的定义会产生?这几年有个比较明显的事实——游戏逐渐进入以及融入我们生活中的各个方面,关于游戏是否具备积极的社会价值,人们随即产生了激烈的碰撞。在很多时候,游戏的娱乐属性太过深入人心,引发了很多人对“玩物丧志”的不满,游戏行业开始面临“证明自己”的问题。

这并不是一件公平的事情——就算我已经说过许多次,但我仍然要说。这对于游戏并不公平,但恐怕又是一个应然和实然的问题。毕竟我们身处现实世界!另一个角度来看,如果某个产物或某个行业拥有了足够的用户和影响力,它随之而来就需要承受价值质疑和探讨。大多数人喜欢的只是改变后的结果,而不是改变的过程,我们担心平静的生活发生变化,因而谨慎审视所有的新鲜事物。为了解决这个问题,它就需要消弭误解,让别人理解自己。

正因如此,我对那些试图给游戏赋予新定义和新概念的尝试一直很感兴趣。它的确看起来有点儿抽象,但定义的意义从来不在定义本身——定义可以帮助别人了解自己,更重要的是,定义可以让被定义者重新思考,我们的本质是什么?我们的边界在什么地方?

这一问题也并非中国独有。在整个世界范围内,游戏在整个人类生活中所占的比重都越来越重——游戏和现实不断融合,相互促进,逐渐融为一体。共同的问题带来了共同的诉求。

所以我们才看到,在全球范围内,游戏从业者都面临着重新认识游戏的问题——它比我们一开始想象得更有价值,更有前景,更宏大。

从艺术到产业

很久之前,我们曾经热衷于把游戏称为“第九艺术”。因为画面的进步、叙事方式的创新让越来越多的游戏开始具有数字文化产品的样貌。我们惊叹于游戏能够搭建出来的瑰丽世界,而游戏业界主流产品对拟真和影视化的追求,让人们总忍不住把游戏和身为“第八艺术”的电影进行比较。“第九艺术”的说法由此而来。

我一度非常喜欢这个称谓,因为它听起来显得很……厉害。但在今天,如果我们认真看待这个称谓,可能会发现它无法全面反映游戏在我们生活中的位置。艺术当然非常好,也非常重要,但是它看起来似乎只与少数人直接相关,但游戏对我们生活带来的改变可能比“艺术”更加直接而广泛。

随着技术的发展,游戏带给人们的体验越来越接近艺术品

我是说,想想看,实现“第九艺术”那种瑰丽的、拟真的或者天马行空的效果背后是什么呢?很大程度上是技术进步带来的。而技术的边界同样非常广阔,对日常生活的影响更加无孔不入——想想看,十几年前甚至几年前,谁又能想到如今的智能手机能做到这么多事,成为人们无法脱离的日常电子产品?而谁又能想到,芯片、人工智能等高精尖行业的前沿科技,背后还有游戏的“神助攻”?

“超级数字场景”这个概念的提出,一定程度上就是在试图探索游戏在当下的技术环境、经济环境下的边界。没错,在这个词刚被提出的时候,它看起来过于抽象,以至于让许多人有点儿困惑。但在今天,情况又有不同,我们身处2021年时定义的“未来”,因而在一定程度上目睹了这一概念逐渐变为现实。前文提到的产业年会上发布的《超级数字场景源动力》报告,就将“超级数字场景”认定为“伴随着数字科技的发展,关于游戏本质属性的全新认识”。

在今年的论坛发言上,中国科学院科技战略咨询研究院研究员周城雄提出了一个有趣的想法,他从科学实验方法的特点、参与者特征与游戏作出对比:比如说,游戏和科学实验一样,可以简化、纯化研究对象,可以反复尝试,可以模拟、调整研究对象的运动过程;参与者们都有钱有闲,出于强烈的兴趣爱好,并在很长一段时间内被认为是耽于“奇技淫巧”。

显然,他得出了一个并不让人意外的结论:科学实验的大部分特点都和游戏相似,而在进入“超级数字场景”后,科技与游戏的界限将越发模糊。

事实上,我更愿意把超级数字场景的出现看成是时代发展下的一种必然。这个概念的提出只不过顺应和反映了这一变化。时代创造想法,想法引领时代。大多数构想和概念其实都和时代伴生并共同发展。“超级数字场景”这一概念也是如此。它的提出和游戏行业迅速发展的背景和需要面对的问题与挑战紧密相关。

这是个游戏行业必须要解决的问题——不管是主动,还是被动,但最后总要解决。欲行其事,先正其名,重新对旧有的概念进行更新似乎成了一件很有必要的事。几乎所有的从业者都在或多或少地思考这个问题,因为在一定程度上,定义决定了我们的方向和边界。我们当然希望定义能够引领和指导未来的方向,或者,最低限度,定义不应该限制某个事物的功效边界。“超级数字场景”留出了足够的想象空间,这也是我最欣赏它的地方。

面向未来的认识

在本次游戏产业年会上,“超级数字场景”是最常被人提起,也为人重视的一个概念。实际上,就我在这次年会上所见到的,已经有诸多发言者提到这个概念,也有很多从业者和学者基于这一概念进行研究,并取得了相当有意义的成果。

所以,我们现在该如何看待“超级数字场景”?在当前,或许更直接,也更被广泛认知的意义是,“超级数字场景”在一定程度上解释并定义了游戏对于社会生活的作用。用户规模和用户需求促使游戏发展,游戏发展鼓励和促进游戏技术发展,游戏的技术外溢则激发更广泛意义上的科技发展和生产力解放。

我可以轻易举出许多游戏技术应用于更广泛的场合,从而改善人们的生活方式乃至生活质量的例子——这些例子随处可见。仅仅在2023年,我们就报道过许多这样的事情。用游戏科技参与制作民航全动飞行模拟机视景系统;或者澳大利亚政府将游戏产业其视为“科技革新计划包”的重要组成部分;又或者通用、宝马等汽车厂商用游戏科技助力设计、交互等多个环节……

《超级数字场景源动力》报告同样通过数据量化地佐证了这一事实:2022年,游戏科技对于芯片、AI、云计算、手机等数实融合时代基础设施的科技进步贡献率分别达到18.65%、31.37%、51.08%、46.76%。对XR、自动驾驶、远程医疗、工业设计服务等时代前沿产业的贡献率分别为72.45%、57.19%、17.47%、29.47%。显然,在未来,这一趋势会继续发展,最终普惠到所有人。

许多游戏技术都在科技产业中找到了可应用之处

不过,我想强调的是,其实我更喜欢这个概念的前瞻性和开放性。游戏所承载的功能始终在不断扩张。现在,当我们谈到游戏的时候,我们想表达的概念和20年前已经完全不同了。在今天,在2023年,游戏是社交平台、是用于个人表达和创造的空间,是汲取经验和接受教育的地方——游戏跟我们每个人都息息相关。

未来还在延续,游戏仍在发展。随着游戏的发展,游戏在我们生活中所扮演的角色,以及我们对于游戏的认识也应该随之发生变化。“超级数字场景”本身也意味着人类对于现实、存在和经验认知的扩展。而我越来越倾向于认为,一个更为宽泛,更为具备前瞻性,能够涵盖更多场景的定义,越来越显示出其必要性。

在这些年,社会对“超级数字场景”这个概念的认同感是逐渐增强的。归根结底,我更愿意将其看成是“时代的选择”。当某些旧观念不能适配形势,甚至有可能对事物的发展和演进造成限制的时候,新的概念就会应运而生。

从这个意义上讲,“超级数字场景”不仅仅是如何看待游戏的问题——又或者说,它想要解决的是如何定义“游戏”这一词语下的实体指向问题。我们在做的事情是什么,面对的又是什么?我们始终要解决这个问题。

当然,“超级数字场景”也并不是一劳永逸的解决方案,随着科技进一步进化,人类的生活进一步改变,迟早有一天,会有更新、更贴切,更符合时代特征的概念取代它——但那是以后的事情了。至少在现在,这个概念向我们揭示了几近无限的可能性。游戏就是超级数字场景,而超级数字场景就是未来。


服务热线
官方网站:2448807895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六(09:00-18:00)
联系我们
QQ:2448807895
邮箱:2448807895
无名米店:http://old.juming.com/?/33331
关注公众号

Powered by 祝嘉晨 RSS地图 HTML地图

Copyright 365建站 © 2013-2022 365建站器 版权所有
祝嘉晨-“超级数字场景”是游戏的本质,也是未来